我已授权

注册

老太太贴小广告征婚 不料招来知心“老伴”是“家贼”

2018-10-31 07:50:13 正义网  卢金增 丰建平

  原标题:征婚广告找来的老伴,看上的是钱

  时下,越来越多单身老年人为了实现晚年幸福生活,希望找个伴侣相互扶持,安享晚年。不过在交往过程中,如果涉及到经济利益时一定要慎重,以免上当受骗。前段时间,家住山东省胶州市的田红艳(化名)就吃了大亏,她通过在街头电线杆上张贴征婚广告找来的老伴,并没有给她带来幸福,更让她难过的是,连自己的退休金也搭了进去。近日,经胶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在同居期间盗窃田红艳钱财的崔光华被法院以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万元。

  贴小广告找老伴

  2016年2月的一天,53岁的崔光华在街头“蹲活”时,看到电线杆上有一则征婚广告。广告内容为,52岁的田红艳诚心寻找一位年龄相仿、人品良好的老伴共度晚年,没有经济条件限制。崔光华丧妻多年,和孩子鲜有往来,于是他拨通电话,与田红艳相约见面。

  “接到崔光华的电话后,我如约而至,见面后发现他其貌不扬,通过谈话了解到他虽然经济条件不是特别好,但看上去比较老实,也不在乎我身体不好的情况,我们又是东北老乡,双方感觉都挺好,就决定先处处看。”田红艳说。

  与崔光华想通过找个伴改善生活的想法不同,田红艳希望能找到一个知冷知热的人共度晚年。与前夫离婚时,她带着6岁的儿子净身出户,最难的时候一天打三份工,也没有想过再婚可以解决经济问题。如今儿子在胶州有了稳定的收入和房子,把田红艳从东北老家接来享福。看到儿子一家三口生活幸福,田红艳心里十分高兴,但更加觉得自己形单影只,特别是高血压、糖尿病时时困扰着她,所以希望能找个老伴相互照顾,不给孩子添麻烦,也让晚年生活变得丰富。于是,她与儿子、儿媳商量后到婚介所登记找老伴,见了几个都不合适,她便想到贴个小广告找老伴。

  知冷知热的“老伴”

  “你身体不好,别打工了,我养你,不用你花钱。”刚认识时,崔光华对田红艳这样说。这句话让田红艳非常感动,二人感情迅速升温,没登记结婚就住在一起了。

  同居后,崔光华每天在外打零工,不定时给田红艳生活费、给她买药,如果回家早还会买菜做饭。崔光华的表现让田红艳觉得他很爱自己,对他非常信任。2016年4月,田红艳要回东北重新办理社保银行卡,崔光华陪她回老家一起去了当地一家银行。在银行柜台,工作人员要求田红艳设置银行卡密码,可她不会操作,崔光华自告奋勇地说:“我给你设吧,你设了密码也记不住。”于是,补办社保银行卡手续由他一手操作,他还绑定了自己的手机号。

  2016年、2017年,田红艳出去旅游,崔光华二话不说负担了所有费用。田红艳因病住院,崔光华衣不解带全程照顾,交了全部住院费用。田红艳过生日,崔光华出手大方送了“三金”:耳环、项链、戒指。20多年没人体贴关怀的田红艳,觉得幸遇良人,她不愿崔光华一人为生活操劳,平时坚持在家做手工活,多挣一份收入,自己每月2000多元的退休金就存了下来。

  甜言蜜语背后暗藏心机

  2017年8月的一天,田红艳偶然看到崔光华手机上的短信提醒,内容显示自己的银行卡余额为零。田红艳心想,从2016年6月起,她再也没有提取过退休金,怎么钱莫名消失了呢?她赶紧翻箱倒柜找银行卡,却发现不见了。田红艳问崔光华是不是把卡拿走了,崔光华说他把银行卡里的钱提出来帮忙保存。当时两人正商量买房,田红艳让他把钱拿出来,崔光华说手头没有现钱要回东北凑钱,到时候会连着银行卡上的钱一起还给田红艳。谁知他一去不复返,电话也联系不上。

  原来,早在两人刚认识时,崔光华了解到田红艳除了平时打工有收入外,还有固定的退休金,儿子的经济条件也不错。而他每天在市场蹲活,饥一顿饱一顿,如果能和田红艳一起过日子,既不用租房又有人做饭伺候。于是他用尽浑身解数,对田红艳嘘寒问暖,很快赢得了好感。在帮田红艳补办银行卡时,他就想着卡里每月进钱,万一以后哪天钱不够了可以从里边提钱花,所以非常热心地帮田红艳办手续。

  崔光华赚钱不多,却喜欢买彩票、打麻将,还想在田红艳面前表现出有钱的样子,因为同居时承诺要养她,不需要她花钱。银行卡绑定了他的手机号,每个月末都会收到2000余元入账的短信,看到银行卡上有钱了,他就动心了,私自把田红艳藏在箱子里的银行卡翻出来,从ATM机上取钱后再把卡放回去,以免引起田红艳的怀疑。后来花田红艳的钱花顺手了,他想这样就不用天天打零工挣钱了,于是就很少去干零工,专门提田红艳的退休金花,直到被田红艳发现。经查明,共盗取3.7万余元。

  “老伴”被认定构成盗窃罪

  办案检察官表示,两人虽然是未婚同居关系,但崔光华在田红艳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从其银行卡中取钱及消费的行为依然是盗窃行为。虽然《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条规定:偷拿家庭成员或者近亲属的财物,获得谅解的,一般可不认为是犯罪;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酌情从宽。本案中,两人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但同居关系跟婚姻关系不一样,两人既非家庭成员又非近亲属关系,不受法律保护。

  在事前未约定财产属共有关系的情况下,同居中各自的私人物品仍属于私有财产。田红艳社保卡中的钱系其养老金,不是两人共同经营所得,属于其个人财产。即使崔光华事先已知银行卡密码,但钱款并未脱离田红艳占有,也没有交给他保管。崔光华未经同意偷拿其银行卡取款,侵犯了田红艳对自己钱款的所有权。

  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崔光华多次偷拿银行卡并取款,没有征得田红艳的同意,事后也没有告知,属于秘密窃取。崔光华所取走的钱款至案件审判终结时仍未归还,即使一部分用于两人共同生活,但大部分钱款被其挥霍,推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

(责任编辑:唐欣欣 HN06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