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中芯事件背后:24元套餐只有2个包子1个鸡腿1份素菜

2018-10-29 15:25:04 中国经营报 

  “中芯事件”凸显私立学校食品安全隐患

  李媛

  近日,上海中芯国际学校学生伟伟(化名)的爸爸每天都能在班级微信群里收到伟伟吃饭的照片。“每天吃什么,餐盘里的食物都被拍得清清楚楚。”伟伟爸爸告诉《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

  这源于日前上海中芯国际小学后厨出现发霉西红柿等变质食材,一时刷屏社交媒体,成为热点。上海高端私立小学24元营养午餐背后,校方的管理能力和不作为受到家长的质疑。

  事实上,上海中芯国际小学的发霉食材事件仅仅是国际学校管理问题的冰山一角,长期以来,被认为高端、管理规范的私立学校背后也存在着管理混乱、关联交易等不规范的运作。《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此事联系上海中芯国际学校,对方总机人员回复称,目前学校正在等待相关政府部门的处理,不方便接受任何采访。

  “光环”背后

  作为一家每年学费近10万元的私立小学,中芯国际小学的午餐受到诟病。24元的套餐只有两个速冻包子、一个鸡腿加一份素菜,此前学生家长更多的担心是孩子吃不饱,但10月18日后,该校学生家长一致要求更换午餐的供应商,原因是后厨被曝光,惊现成筐发霉的西红柿、洋葱,过期五香粉,以及接近变质的半成品肉。此外,碗筷也都残留着食物残渣。

  面对社会舆论的质疑和相关部门的调查结果,上海中芯国际小学就食品安全问题发布了公开致歉信,并表示全力配合政府各部门的调查,并对食堂进行整改,计划推出“透明厨房”。

  10月23日,上海市食药监局发布通报称,出现问题的三家学校必须立即停止由上海怡乐食食品科技公司(以下简称“怡乐食”)继续提供餐饮服务,并对涉嫌食品安全违法行为的怡乐食立案调查,同时免去上海中芯国际小学校长职务,接受调查。10月22日,伟伟爸爸在家长群里接到的上海中芯国际小学内部发布的公告称,与怡乐食餐饮公司暂停合作,新的食堂供应商会由幼儿园和家委会共同选择。过渡期由麦金地餐饮公司进驻幼儿园食堂。

  记者通过调查采访中芯国际学校家长发现,这家企业办学的国际学校实际上口碑很好,据伟伟爸爸介绍,“学校师资力量和教学理念都很不错,小学阶段的名额要比幼儿园少一半,还要经历严格的筛选和淘汰。”星星妈妈也告诉记者:“从进入幼儿园开始,不但考察孩子也考察家长,我家孩子就被一个问题淘汰了。”

  上海中芯国际发霉西红柿事件发生之后,记者从该学校家长群里了解到,大部分家长心态比较平静,学校的各类活动仍在照常进行,尚未有表示退学的家长。

  尽管北京市政府办公厅发布的最新私立学校师生数据中没有中芯国际学校,但位于北京亦庄的中芯国际学校的招生情况同样火爆。根据“51上私立”公众号统计的数据显示,目前北京幼儿园学费每年约5万元,小学约6万元,而上海则相对贵一点。伟伟就读的上海中芯国际幼儿园的学费每个月9000元,包含饭费。伟伟妈妈表示,每月孩子饭费约500元。

  招生火爆,学费不菲,但整件事情中,中芯国际学校校长的态度令很多家长气愤。“其实,这背后存在供需严重不平衡的问题。产生了教学及管理人才严重不足,市场需求又非常大的矛盾。” 晟泰教育集团总督学、君华国际学校总校长贾大明向记者表示。

  层层分包存安全隐患

  目前上海怡乐食餐饮公司已在中国的40多个城市开展业务,在中国的雇员超过3000人。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后发现,怡乐食提供服务的28家学校食堂,有两家学校发现存在保质期问题以外,其他26所学校的食堂和物流仓库没有发现食品安全的问题。除去上述上海中芯国际学校,团餐巨头康帕斯还曾在中国拿下福州中加学校、蚂蚁金服和耀华国际学校等团餐的供应权。

  一位餐饮界资深人士称,“如果一顿饭每人20多元的标准,利润空间应该是足够了。出现中芯国际学校这种事情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学校把费用压得太低;二是团餐公司老板为了高额利润,压低成本。但第二种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做餐饮的公司如果做砸了牌子,将是灭顶之灾。”

  据君德餐饮猎头总参张瑞勇介绍,团餐大部分是派人现场加工,一般有两种形式:一是包工包料,按人头收费,按月结算。也就是原材料的采购也包出去;另一种则是自己采购原材料,就出人工费,让团餐公司负责加工制作。

  上述业内人士推测此次“中芯事件”,学校的餐饮合作模式可能属于第一种,存在被其外包的公司分包出去的现象。“校长应该对厨房的情况一无所知,所以家长提出去厨房,校长直接就带去了。如果是团餐企业自己来做,会统一采购,原料直采,统一配送。推测这家公司在采购层面就出现问题,应该是被层层转包出去了。”

  据该业内人士透露,一般学校外包食堂要有关系,这就存在招标公开透明度不够的问题:“有一些中小型团餐公司会借用别人的资质。现在流行围标,像私立学校这样的单位虽然也公开招标,但是私下找几个围标的公司,表面上分高中低几家公司,实际上都是自己的。有的人用自己的资质投一份,用别人的资质投三份,所以围标在业内很普通。无法避免类似中芯事件有再次发生的可能。”

  上述业内人士指出,无论是“包工包料”或者“包工不包料”哪种形式,除去采购原材料成本和人力成本,一顿饭每人25元左右,行业净利润也就在3%~5%,所以,这个利润空间不具备转包的空间。一旦转包就会偷工减料,因为人力成本无法削减,就只能在原材料采购方面打主意。

  监管漏洞

  在教育专家熊丙奇看来,国际学校的学生食堂出现变质食材表明,保障学生的饮食安全,并非提高学费就可解决。当然,这里也存在招标不公开透明,过程监督不严格,有利益交易等问题。

  记者了解到,一线城市的公立小学和幼儿园,对食品安全的监管较为严格。“我们的餐饮都是教委体卫科体制管理中心监管,每天三餐要留样,监管部门会随时抽查。进货渠道统一,要有卫生部门的许可证,从固定的地点采买,必须是正规厂家和品牌。”北京东城区一家一级一类幼儿园的负责食堂的老师告诉记者,他举例说,比如牛奶采购的都是三元的,奶酪都是百吉福的。“但私立学校就不好说了。”一位私立学校的校长告诉记者,之前对于私立学校管理很不到位,基本处于没人管状态。

  据记者了解,私立学校的餐饮供应主要分几种形式:第一是采用教委指定的送餐公司送盒饭。“我们学校由于食堂面积问题不具备外包团餐的条件,所以只能与教委指定的餐饮公司合作” 世青国际学校校长助理李锰说。第二种就像青苗国际学校,用的是自己成立的餐饮公司。第三种就是像中芯国际学校这样的,外包给外企团餐公司。

  “按理说应该有食药监局这样的部门抽查管理,但现实中还是没人管,因为都是外包给有资质的企业,表面上具备各种审批合格证,就容易被忽略,有隐患也是必然的。”上述私立学校校长表示。

  一位了解学校团餐的业内人士李伟(化名)告诉记者,私立学校的餐饮管理也是双向监管,教委执行管理,药品食品安全局监管。一般教委后勤保障处的人员较少,不能做到面面俱到。此外,目前团餐资质混乱不堪,资质含金量不高。

  大点的私立学校或高校的团餐业务(食堂)多外包给有资质的企业来做,大资质指的是有ISO认证的、国家药品食品安全管理局发的相应的资格和许可证。目前中国做团餐业务的公司很多,但是有大资质和食品供应链管理的很少。现在是所有餐馆的资质都可以做团餐。“大多数学校团餐业务的食品供应链管理做不到位,这块很花钱,所以大多数公司不去建立。只能通过提高团餐业务的门槛来解决食品供应链的安全管理问题。”李伟说。

  另外,在法律层面,中伦文德(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教育行业负责人姜雯律师指出。

  国家对于食品卫生相关的法律都会适用在学校主体上,学校应当单独承担其符合食品安全法的法律责任,而不仅仅是由承包食堂的第三方承担。法律虽有规定,但是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仍然难以避免人情关系和“围标”等腐败行为,因此,要从根本上保障学生供餐的保质保量,必须引入监督机制。

  熊丙奇建议,第一应该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对食堂供餐进行全过程监控。第二要建立并发挥家长委员会对学校非教学事务的监督、评价作用。此外,姜律师还建议要建立学校食品安全制度和危机管理制度。此次中芯国际学校事件的升级,很多家长反映也是校方一开始没有认真对待,导致事件不断升级。所以建立良好的危机管理制度,可以帮助学校及时缓解危机。

(责任编辑:唐欣欣 HN06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