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紫鑫药业财务造假被“宽恕”之后,看它们又干了些什么

2018-10-11 08:19:46 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 

  2010年,紫鑫药业(002118,股吧)涉足人参业务后创造了惊人“业绩 ”:2010年实现营收6.4亿元和净利润1.73亿元,同比增长151%和184%;2011年半年报再接再厉,实现营收3.7亿元和净利润1.11亿元,同比增长226%和325%。

  2011年8月,上海证券报发表的《自导自演上下游客户,紫鑫药业炮制惊天骗局》一文,揭开了紫鑫药业通过关联交易造假的内幕,质疑紫鑫药业供应商和客户之间的关联关系。

  2011年10月19日,证监会开始立案调查,后于2014年2月21日对紫鑫药业作出了处罚,查明紫鑫药业未在2010年年报中披露相关公司的关联关系和关联交易。

在2011年被调查后,紫鑫药业人参业务快速缩减,导致整体收入和净利润都有所下滑。

  在2011年被调查后,紫鑫药业人参业务快速缩减,导致整体收入和净利润都有所下滑。

  2017年人参业务收入开始快速增长,比例占总收入53.65%。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同比增长318%、128%,主要原因是人参业务销售的贡献。2014年以来紫鑫药业人参毛利率急剧上升,从37.80%上升到2017年的89.33%,如此高的毛利率在市场中并不多见。
离奇高的毛利率伴随快速增长的存货,特别是消耗性生物资产。紫鑫药业消耗性生物资产主要是林下参,2015年消耗性生物资产仅4.23亿元,2017年就增长到30.06亿元。

  离奇高的毛利率伴随快速增长的存货,特别是消耗性生物资产。紫鑫药业消耗性生物资产主要是林下参,2015年消耗性生物资产仅4.23亿元,2017年就增长到30.06亿元。

  在2010年-2017年的现金流和分红状况方面,仅在2014年和2015年两年的现金流净额为正,2017年净利润3.71亿元和经营现金流净额-13.21亿元完全不匹配,8年间仅两年有分红。
如此迷雾重重的财务数据,让风云君不禁怀疑紫鑫药业利润的真实性。

  如此迷雾重重的财务数据,让风云君不禁怀疑紫鑫药业利润的真实性。

  经过一番研究后,风云君怀疑紫鑫药业还是在用“隐瞒关联交易”的老套路重演其曾经的财务舞弊。


  一、关联交易

  紫鑫药业2010年因披露具体客户名称,在2011年被媒体挖出关联关系,2012年吃一堑长一智,“学聪明”了就再没披露客户的具体名称,只是用客户A、B、C的代号替代。

  然而,在2014年-2017年期间,紫鑫药业年报都被深交所问询,终于在2016年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披露了人参销售的前5名客户。

  也正是因为深交所的锲而不舍,风云君才得以这些客户中发现紫鑫药业可能隐瞒了关联关系。
财务造假被“宽恕”之后,紫鑫药业疑似再次造假

  1、敦化市华韵工贸有限责任公司

  紫鑫药业的控股股东康平投资持有敦化市华韵工贸有限责任公司100%的股权,因此敦化市华韵工贸有限责任公司是关联公司。

  2014年紫鑫药业向敦化市华韵工贸有限责任公司销售1.38亿元,然而当年敦化市华韵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的工商局信息显示收入为零:
敦化市华韵工贸有限责任公司2016年收入也是零,利润为-1.25万元。

  敦化市华韵工贸有限责任公司2016年收入也是零,利润为-1.25万元。

敦化市华韵工贸有限责任公司2014年从业人员只有3人,2015年减少为2人,2017年只有1人。

  敦化市华韵工贸有限责任公司2014年从业人员只有3人,2015年减少为2人,2017年只有1人。

依据上述公开信息,说明敦化市华韵工贸有限责任公司很可能是一个空壳公司,让人不得不怀疑紫鑫药业人参业务销售的真实性。

  依据上述公开信息,说明敦化市华韵工贸有限责任公司很可能是一个空壳公司,让人不得不怀疑紫鑫药业人参业务销售的真实性。

  2、吉林庆大堂医药有限公司

  吉林庆大堂医药有限公司2014年-2016年都是紫鑫药业人参业务的前五大客户之一,法人叫焦广久,持股49%的股东是焦广俪。
从2018年4月16日的股权变更可以看出焦广俪是焦广丽变更过来的,有可能是身份证名字做了更改。

  从2018年4月16日的股权变更可以看出焦广俪是焦广丽变更过来的,有可能是身份证名字做了更改。

而焦广丽在紫鑫药业1998年时的前身紫金公司是职工代表,职位是监事。

  而焦广丽在紫鑫药业1998年时的前身紫金公司是职工代表,职位是监事。

2009年半年报的前五名其他应收款,也显示焦广丽是紫鑫药业的销售。

  2009年半年报的前五名其他应收款,也显示焦广丽是紫鑫药业的销售。

吉林庆大堂医药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吉林庆大堂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焦广俪还持有另一家公司——吉林庆大堂医药物流有限公司(股权结构和吉林庆大堂医药有限公司一致),法人是焦广萍。

  吉林庆大堂医药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吉林庆大堂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焦广俪还持有另一家公司——吉林庆大堂医药物流有限公司(股权结构和吉林庆大堂医药有限公司一致),法人是焦广萍。

  焦广萍是紫鑫药业2002年-2008年的财务总监。
焦广萍父亲焦自文是紫鑫药业控股股东康平投资的股东。

  焦广萍父亲焦自文是紫鑫药业控股股东康平投资的股东。

财务造假被“宽恕”之后,紫鑫药业疑似再次造假

  吉林庆大堂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焦广久、焦广俪、焦广萍、焦广玲,这些类似的名字,会不会是兄弟姐妹关系呢?

  3、北京正德个人护理用品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正德个人护理用品科技有限公司是紫鑫药业2015年人参业务的第四大客户,前股东和监事正是紫鑫药业董事长郭春林。
目前,北京正德个人护理用品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变为王艳丽和李国珍。

  目前,北京正德个人护理用品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变为王艳丽和李国珍。

李国珍担任法人的吉林正德药业有限公司(和北京正德个人护理用品科技有限公司名字有重复地方),正是此前证监会查出紫鑫药业隐瞒关联关系的公司。

  李国珍担任法人的吉林正德药业有限公司(和北京正德个人护理用品科技有限公司名字有重复地方),正是此前证监会查出紫鑫药业隐瞒关联关系的公司。

北京正德个人护理用品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和法人为王艳丽,风云君在紫鑫药业100%控股的一家子公司吉林紫鑫敦化医药药材有限公司,发现王艳丽是2014/5/16-2017/8/10的股东兼法人。

  北京正德个人护理用品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和法人为王艳丽,风云君在紫鑫药业100%控股的一家子公司吉林紫鑫敦化医药药材有限公司,发现王艳丽是2014/5/16-2017/8/10的股东兼法人。

王艳丽担任法人吉林省岭益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股东有王占武,担任法人的松原神农农业机械化农民专业合作社牵头人是李冬梅,这两人恰好都是紫鑫药业2014年年报中其他应收款的前五名之一,备用金的款项性质说明是紫鑫药业的员工。

  王艳丽担任法人吉林省岭益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股东有王占武,担任法人的松原神农农业机械化农民专业合作社牵头人是李冬梅,这两人恰好都是紫鑫药业2014年年报中其他应收款的前五名之一,备用金的款项性质说明是紫鑫药业的员工。
财务造假被“宽恕”之后,紫鑫药业疑似再次造假

  4、个人客户

  紫鑫药业人参业务有两个“个人”的客户,分别是王宁和席峰,销售额分别为2171万、1504万。值得怀疑的是,个人有这么大的销售能力?

  客户为个人的业务,财务造假可能性较大,比如新三板的赢鼎教育(833173.OC)。

  5、长春市鑫参源商贸有限公司

  长春市鑫参源商贸有限公司位于2014年人参业务应收账款第四名,关联方写着“否”。

  可是风云君发现长春市鑫参源商贸有限公司2013年-2014年的邮箱联系地址(21668776@qq.com)是和紫鑫药业多家关联公司的邮箱联系地址是一致的。
财务造假被“宽恕”之后,紫鑫药业疑似再次造假

  6、北京参养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参养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位于2015年人参业务应收账款第四名,关联方写着否。

然而,风云君发现2016年北京参养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地址是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38号6层602室。

  然而,风云君发现2016年北京参养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地址是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38号6层602室。

刚好和北京正德个人护理用品科技有限公司(应收账款第三名)在同一个地址办公,两者在隔壁办公,此前办公地址(朝阳区阳北路145号3层A区3027室和3028室)也是在隔壁,搬迁时间也接近。

  刚好和北京正德个人护理用品科技有限公司(应收账款第三名)在同一个地址办公,两者在隔壁办公,此前办公地址(朝阳区阳北路145号3层A区3027室和3028室)也是在隔壁,搬迁时间也接近。

这难道只是巧合吗?

  这难道只是巧合吗?
财务造假被“宽恕”之后,紫鑫药业疑似再次造假

  二、子公司数据存疑

  2017年净利润贡献最大的两家子公司为:吉林紫鑫红石种养殖有限公司和吉林紫鑫初元药业有限公司,两家子公司利润之和是当年紫鑫药业净利润的107%。

  消耗性生物资产林下参是由子公司吉林紫鑫初元药业有限公司购买,2016年-2017年吉林紫鑫初元药业有限公司不仅扭亏为盈,而且利润和净利增长迅猛,然而披露的员工人数几乎毫无变化。

  同样,2016年-2017年吉林紫鑫初元药业有限公司业绩增长也是突飞猛进。

  2016年期末子公司资金占用上市公司余额:吉林紫鑫红石种养殖有限公司位列第一,合计占用8.3亿;吉林紫鑫初元药业有限公司位列第三,其中非经营性占用2.75亿,经营性占用1.93亿,合计占用4.78亿。

  2017年期末子公司资金占用上市公司余额中:吉林紫鑫红石种养殖有限公司依然位列第一,合计27.36亿,增长将近3倍;离奇的是,2016年吉林紫鑫初元药业有限公司非经营占用的2.75亿离奇地消失了,只显示经营占用1.93亿在2017年被偿还完毕。

  三、资产减值不充分

  2017年紫鑫药业存货账面价值为48.33亿,是净资产31.32亿的117%。如此庞大的存货价值,但紫鑫药业2010年-2017年从未做过任何的跌价准备。

  紫鑫药业2017年应收账款有7.44亿,按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明显比同行业上市公司宽松得多。

  结束语

  紫鑫药业有业绩但无现金,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1.63亿和4.38亿,却没有一点分红,大股东也押上了全部身家。

  2017年年报显示,大股东敦化市康平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康平投资”)也缺钱,股权质押比例为99.68%。

  仲桂兰为原实际控制人郭春生的母亲,股权也几乎全质押了。

  风云君认为紫鑫药业有再次财务造假的嫌疑。

  2018年4月大批高管辞职,包括财务总监兼董事贺玉、前董秘兼董事钟云香、董事李宝芝、证券事务代表邵旭等——这些都是不好的迹象。

  8月31日,紫鑫药业又传出控股权可能变更的消息,拟引入国有资本战略投资者,9月6日又宣布进军区块链领域。这些消息是真是假?是虚是实?未来怎么发展?

(责任编辑:李莹 HN01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