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贾跃亭要踢许家印出局,到底谁在说谎?

2018-10-09 07:47:50 北京时间 
  都赌注于一辆起火的电动车上。

“十一”刚结束,乐视创始人、法拉第未来CEO贾跃亭与恒大董事会主席许家印,便联手上演了如物质与反物质相遇的反转又反转的戏码。

  “十一”刚结束,乐视创始人、法拉第未来CEO贾跃亭与恒大董事会主席许家印,便联手上演了如物质与反物质相遇的反转又反转的戏码。

  10月7日,恒大率先称,早前高调入股法拉第未來(FF)的恒大健康,被贾跃亭控制的子公司发起仲裁,被要求解除所有协议,剥夺相关协议下的权利。今日,受此声明所累,恒大健康跌16.4%。持有恒大健康股权的恒大跌6.2%。

  随后,FF官方予以回应,在一份FF发给时间财经的声明中,指恒大在投资8亿美元后,再未提供任何已承诺的注资,更终止注资以图取得FF中国控制权以及FF的IP。同时亦指恒大阻止FF在其他渠道取得融资。这成了FF要取消交易的理由。

  双方各执一词,贾跃亭许家印合作的前情为何?又如何争执到今天的地步呢?

  贾跃亭危矣

  许家印曾拯救了贾跃亭于水火之中。当时的贾跃亭两年烧了9亿美元,与地产大佬孙宏斌闹翻,正因缺钱焦头烂额。

今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公告称,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

  今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公告称,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

  2017年11月30日,香港时颖与贾跃亭达成协议,合作成立Smart King控股公司,这正是贾跃亭造车的FF集团(法拉利未来)的母公司。今年6月18日,该协议获得美国政府批准。其中,时颖出资20亿美元,占合作公司45%股份,为第一大股东;贾跃亭以FF集团作价,占股33%;公司管理层占股22%。

  也就是说,恒大以67.46亿港元的价格,取代了贾跃亭背后的“白武士”香港时颖,成为了FF集团的第一大股东。也一举将法拉第未來的估值提高到了45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此时已经支付8亿美元的起过桥作用的香港时颖,其股东是香港隐富赵渡。

  根据恒大健康公告,时颖公司持有Smart King的45%股份,每股股份配有1票投票权。在正常经营情况下,贾跃亭持有的33%股份,每股股份则配有10票投票权。这意味着,贾跃亭虽并非第一大股东,却牢牢掌握着法拉第未來的控制权。

  当然,恒大投资法拉第未來也是有条件的,更是有准备的。恒大不仅派驻了集团副主席、总裁夏海钧担任恒大与贾跃亭的合资公司SmartKing的董事长,还与贾跃亭团队签署了对赌协议。即若贾跃亭等人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兑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的承诺,即视为对恒大健康的违约情形。届时,贾跃亭将失去投票权,只能将法拉第未來交给恒大。能签下如此的对赌协议,贾跃亭准备孤注一掷了。

  然而在2018年7月,事态突变。贾跃亭方面(FF Top Hoding,持股Smart King 33%股权)提出恒大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恒大于是提出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可提前支付7亿美元。

  矛盾就出现在补充协议的执行上。

  恒大称,贾跃亭“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King,在没有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时颖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1)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2)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应协议下的权利”。

  贾跃亭方面则针锋相对称,恒大“同意在原合约约定日期之前,进一步向FF提供资金保障,包括在2018年内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5亿。FF全球CEO贾跃亭先生在内的任何人,都没有对董事会进行“操控”,以达成相应的补充协议”。

  双方口径不一。恒大称“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可提前支付7亿美元”,显然,恒大认为贾跃亭团队的执行结果没有满足条件。而贾跃亭方面则坚持“已经如期完成了2018年7月投资方提出签署的三方协议中要求的全部支付条件”。

  目前,双方补充协议的全部内容,并未对外披露,也就无从判断支付条件是否被执行和执行的进度。要想明晰事情真相,还需要观察事件的进一步发展。

  许家印悔矣?

许家印与贾跃亭一样都在押宝电动汽车。

  许家印与贾跃亭一样都在押宝电动汽车。

  今年3月,恒大董事会主席许家印在2017年公司业绩发布会上称,要在2020年底,恒大负债率下降到同行业中低水平,未来三年恒大的土地支出会逐步减少。

  地产行业进入了间歇调整阶段时,恒大开始大举投入汽车行业,特别是代表新未来科技的电动汽车上。先投资了法拉利未来,又以145亿元人民币入股了广汇集团。广汇集团是中国最大的乘用车融资租赁提供商及中国汽车经销商中最大的二手车交易代理商,覆盖全国有800个营业网点。

  不仅于此,天眼查显示,就在贾跃亭挑起仲裁纷争之前,9月21日,恒大法拉利未来还在广州成立了浩俊生活服务公司。该公司主要业务包括汽车零售、汽车零配件批发,此外还涉及房地产开发以及房地产咨询服务。曾有观点认为,恒大这一切举措都是将在未来FF汽车在全国的销售中提供支持。

  但许家印的计划可能会完全让贾跃亭搅乱。不仅因为被指责支持不到位,还因为预计在明年初首批量产的FF91电动车起火了。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FF的首款亦是唯一一款试生产汽车,FF91在上月末起火。该事件是FF的员工极其家人举行的“Futurist Day”结束几个小时后发生的。焚毁程度尚未可知。但有前员工表示,FF已经要求员工就此起火灾签订保密协议。

  现在,许家印和贾跃亭的赌注都系于一辆起火的电动车上。这或许能部分解释,为何贾跃亭主动与许家印翻脸。

  如今,不难推演事件的两种结果。当贾跃亭的仲裁要求被支持时,恒大就丧失了融资的同意权,也没了对法拉第未來的控制权。贾跃亭便可以引进新的投资人,摊薄恒大的股份,甚至将恒大清出局,同时继续把控法拉第未來。

  若恒大所言成立,则贾跃亭可能丧失对法拉第未來的控制,其造车梦想将完全窒息。(时间财经 梁齐)

(责任编辑:李莹 HN01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