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7月新增贷款超预期,为什么企业还缺钱?

2018-08-14 10:39:18 每日经济新闻 
图片来源:东方IC
图片来源:东方IC

  在宏观经济政策预调微调、货币政策结构性转向的当下,“宽信用”的信号开始初显,“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开始在7月公布的金融数据中得到体现。

  8月13日晚间,央行公布数据显示,初步统计,中国7月M2货币供应同比增8.5%,预期8.2%,前值8%。民生银行(600016,股吧)首席研究员温彬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认为,M2增速触底回升,反映当前市场流动性总体充裕,市场利率回落,银行信贷超预期增长,存款派生效应增强,市场流动性状况好转。

  但是,从社会融资规模看,社融增量1.0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1242亿元,情况不及预期。但人民币贷款余额仍保持了较高的增速。

  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专家分析称,新增社融低于预期主要原因仍是去杠杆下影子银行继续压缩回表。另一方面,经济下行压力,外部不确定性,使得企业和居民投资和消费不够旺盛,也是难以带动社融回升的原因之一。

  专家认为,目前银行间的流动性已经相对充裕,接下来的调控重心不在货币政策,而是信贷政策空间如何打开,要驱动商业银行作为利益主体,有动力向实体经济投放信贷,并且进一步提升直接融资。

  新增贷款超预期

  央行数据显示,7月人民币新增贷款增加1.45万亿元,同比多增6278亿元。分部门看,住户部门贷款增加6344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768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4576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6501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1035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4875亿元,票据融资增加2388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增加1582亿元。

  “新增贷款超预期,主因是政策推动,央行加大资金投放为银行提供流动性支持,同时支持银行加大对小微、基建等特定领域投放。受新增贷款上升的带动,货币供应增速也有所回升。总体看,在政策推动下,融资增速有所回升,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增强。”交通银行(601328,股吧)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鄂永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鄂永健表示,7月对中长期贷款增加较多,估计以小企业和基建为主,说明政策推动效果明显,“但当月票据融资较多,也说明融资需求并不是很强劲,后续随着相关政策陆续发力,预计会带动融资需求,未来融资增长或可期。”

  近期,“宽信用”的信号开始显现。在政治局会议及金稳会第二次会议确立的“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会议精神指导下,银保监会明确了落实的方向:引导加大信贷投放、多举措增加信贷空间,健全激励机制以增强服务实体积极性。

  温彬认为,人民币信贷超预期增长,表明银行放贷能力和意愿增强,同时信贷结构优化有利于助力持续扩大内需。

  “这是宽信用政策的再次确认。信贷作为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的主要方式,加大信贷投放已成为监管工作的重心。”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表示。他还预计,下半年信贷持续放量,全年新增贷款有望达17万亿元(较2017年的13.5万亿增长约26%)。1~7月新增贷款已达10.5万亿,余下5个月月均新增贷款或达1.3万亿。

  此外,近阶段资金面也持续宽松,城投债发行利率下行。就上海银行间市场的七天期拆借利率(7天shibor)来看,在今年7月以前,7天期shibor一直保持在2.8%以上。不过最近一个月以来,在央行定向降准叠加MLF超额投放后,7天shibor快速下跌,8月8日跌至2.345%。

  7月以来,一级市场的利率债中标利率不断下行;城投债发行利率大幅下行,此前北京市谷财集团发债率为4.77%,同期限同评级的广州高新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发债利率为4.9%。AAA级的河南交投发债利率只有4.33%。

  影子银行压缩导致社融不及预期

  央行数据显示,社会融资规模增量1.0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1242亿元。当月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29万亿元,同比多增3709亿元。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新增社融低于预期主要原因还是影子银行继续压缩,包括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票据等数据都有所减少。

  初步数据统计,委托贷款减少950亿元,同比多减1113亿元;信托贷款减少1192亿元,同比多减2424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减少2744亿元,同比多减707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2237亿元,同比少384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175亿元,同比少361亿元。

  邵宇认为,7月数据可谓“喜忧参半”,一方面去杠杆下影子银行回表带来了贷款规模的持续增加,但是以股票融资、债券融资为主的直接融资并没有明显上升,说明融资结构仍然不理想。

  “另外一个角度,从经济基本面来说,担忧内需的问题,经济下行压力,外部不确定性,总体企业和居民投资和消费的需求目前来看还不是特别旺盛,所以需求不足也导致社融数据没有出现反弹。”中信证券(600030,股吧)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明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温彬也认为,社会融资规模再创新低,表明仍受委贷、信托等表外融资下降的拖累,随着资管新规和银行理财新规落地,表外融资变动趋向平缓,有利于社融增速保持平稳。

  疏通流动性向实体经济传导通道

  6月支持小微企业一系列推动信贷服务实体经济的政策相继出台,但目前并未反映到社融数据上,专家表示,一方面政策有时滞,一些商业银行也反映目前储备项目不够,钱到了银行间也并不是“想放就能放”。

  “7月的货币政策已经相当宽松了,短期利率到了历史低位,虽然7月也出了一些政策,但目前看来从宽货币到宽信用的传导还是比较慢。”明明对记者称。

  人民银行近日发布的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提出,坚决不搞“大水漫灌”。但在多位分析人士看来,央行二季度以来所采取的定向降准、中期借贷便利(MLF)扩容等货币调控政策,均体现出“滴灌”的特征,目前流动性更多地聚集在银行间,但是信贷投放的渠道却并不通畅,并未顺利到达实体经济。

  明明对第一财经表示,要引导资金走向实体经济、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对流动性精准滴灌的要求自然水涨船高。

  “今后定向的、结构性信贷政策配合积极的财政政策可能更为有效,一方面是基建投资对实体经济的拉动;另一方面是窗口指导商业银行加速放贷;其三,通过融资担保基金鼓励各大银行参与中小企业贷款业务,缓解目前中小微企业信贷支持不足的窘境。”明明指出。

  招商银行(600036,股吧)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社融要大幅上升需要很多政策配合,不是单纯的货币政策上升就能实现的。财政政策要提高商业银行信贷投放的意愿,现在信用风险比较高,银行整体的信贷投放意愿不是很强,有效的客户需求也是值得关注的,即使银行想投放,是否有足够多的达到资质的客户也是一个问题。此外,资管新规的过渡期已经开始了,表外融资目前负增长的局面,能不能改善,改善多少都是不确定的。

  邵宇亦表示,接下来的调控不在货币政策,而是信贷政策空间如何打开,要驱动商业银行作为利益主体有动力向实体经济投放信贷,或者扩大债券融资。

  “下一阶段,随着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相关政策实施,金融机构将进一步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更好地解决‘三农’、小微企业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温彬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银保监会近日发布《加强监管引领,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水平》的文章,其中指出,对于小微企业,要落实无还本续贷、尽职免责等监管政策,提高小微企业贷款不良容忍度,有效发挥监管考核“指挥棒”的激励作用。

  随后,银保监会称,要求加大信贷投放力度,保障实体有效需求,其中“落实无还本续贷、尽职免责等监管政策”等提法受到市场关注。

  来源:第一财经 记者:徐燕燕 王天然(周艾琳、宋易康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李莹 HN01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